负负得正。

请点开♡
泥嚎!
可以叫我负负
但是不传播负能量
cp洁癖,轰爆轰是雷区
你喜欢轰出胜就是我的朋友!

【all出】枷锁(2)

.全程轰→出←胜,心出有,玩弄感情有
.渣,黑,女装久预警
.BE警告!!!
.ooc太严重了
.注意!!!没有吊哥,渡我,荼毘,敌联盟是出久建立的,心操在雄英的usj事件已经加入敌联盟(重点

【第二章:这也是你自己的力量】

    绿谷爱不释手地玩弄着手中的宝石,喜欢都要从眼睛里溢出来,微微扬起的嘴角最为赏心悦目。已经摘了假发,雀斑也因为绿谷的揉搓显露出来,身上依旧是那条墨色长裙,这样子看起来倒是别有一番韵味。可是眸子里这种发自内心喜欢很快就消失不见,他有些发狠地将宝石摔在地上,看着它滚进桌底,抿着嘴角。

    生气了。
    绿谷生气了。

    他转了一下椅子,趴在柜台上面,手指关节敲打着木质的桌面,发出一串不规则的声音,语调也随着节奏上升,“不是真的,仿再像也没有意义。”
    “先洗澡,绿谷。”黑雾拿出毛巾擦干净绿谷的妆,指了指他的房间,一旁解领带的心操人使附和着,“这样子很脏。”
    “脏吗?都是我喜欢的小胜的味道啊。”绿谷出久故意加重‘喜欢’二字,装傻一样眨眨眼睛,看着心操人使微微握紧的拳头,又噗嗤一下笑出声,“骗~你~的~”
    他一下子扑到对方怀里,“果然还是心操君最香了。”心操人使的身体僵直了一下,叹了口气,抚了抚他的后背。

    会硬的,笨蛋。

    “泡澡什么的最舒服了啊。”绿谷出久躺在浴缸里舒张四肢,漫不经心地戳了戳水面上漂浮的几只橡皮鸭子,突然闭着眼睛冒出一句感叹,“看见小胜了,还是那么帅气啊。”
    他停止了戳弄鸭子,身体下滑,将半个脑袋沉进水里,不知是水雾的效果还是真的如此,他的眼睛居然渐渐亮起来,一开始还是悄悄地憋笑,到后来就小声地笑出来了,“‘欧尔迈特的眼泪’吗?那个人真的流过眼泪吗?”
    他突然又像个人格分裂的人,沉默下来,撩起自己的头发,看着自己水下若隐若现的瘦弱身体,呢喃道:“真是……”

    “虚伪。”


    “你不可能成为英雄。”
    “果然啊……”绿谷出久挠挠脑袋,轻轻往后仰一下头,发达的泪腺居然没有进行工作,他有些痴地看着那个瘦弱的金发男人,深深鞠躬,“麻烦您了。”

    明明……一开始就知道啊……
    明明一开始……就应该放弃啊……

    不甘是火苗,只需要往上滴一点油,足以让人感到可怕,绿谷出久颤抖着身体,语气是另一番风轻云淡,“非常感谢你回答我的问题。”
    他站直,似乎不经意地瞥了一眼欧尔迈特,眉眼弯弯,“还有您的签名。”他自然地表达自己的感激与善意,却让欧尔迈特毛骨悚然。

    这孩子的戾气太重了。
    像个死人。

    “你或许可以考虑一下警察和军官,绿谷少年。”他自己都没发现自己的语气带上了小心翼翼,似乎将辈分搞反了。
    绿谷踏出天台门的脚收了回来,“谢谢您,可是,我不需要。”他没有转头,“「无个性」终究是废物,不是吗?”
    “绿谷少年……”

    绿谷出久一下子被人从浴缸里拎出来,他转头有些发怔地看着心操人使,然后一下子拿起了一边的浴袍,套在身上。
    “你怎么进来了。”他绑了一下腰带,抬头看着这个闯进浴室的‘不速之客’,“你是想淹死自己吗?”心操人使皱着眉头,揉了揉绿谷湿透的头发。
    “做梦了。”绿谷出久眸子中难得一见的星辰又消失不见,做了一个抹脖子的手势。

    “梦见已经死去的从前的我了。”

    心操人使肆虐绿谷出久头发的手停了下来,心思复杂地看着他,“绿谷……”

    绿谷,你知道吗?
    死去的……不只是你啊……

    “你见到他了,对吧。”轰焦冻接受完记者老母亲一般的采访,看见了坐在安全通道吸烟的爆豪,“我看见了你们站在一起了,如果我没有猜错,你认识他。”
    爆豪胜己顿了一下,吐出朦朦胧胧的白雾,语气也一样飘渺,“嗯。”他又吸了一口,把烟头丢在地上,一边吐气一边慢慢踩灭,“但是他还是逃走了。”
    轰焦冻紧皱着眉,大步走开了,一字一句地吐出自己的看法,“你可以抓住他的。”

    “真正阻挠你的不是他有多厉害,”

    “是你的感情。”

    啧……爆豪胜己眯起眼睛,似乎在雾里看见了那个人的轮廓,想伸手去抓,却是一片空气,烟雾也被抓散了。

    我才没有……对他有什么感情……


     商店橱窗的电视大肆播放着昨日英雄焦冻和爆心地的英雄事迹,在每句话末尾还拐弯抹角地损了一下人偶,把趴着橱窗舔颜的无知高中少女洗了脑,纷纷控诉人偶惨无人道。
    惨无人道吗?离橱窗有一点远的青年扯下一只耳机去听电视所报道的内容,异色的眼睛看着电视上的救援场景,又平静地转回去,戴上了耳机。
    第一次爆炸点在24楼边缘,并无造成伤亡,第二次爆炸在自助餐区域,人员已经疏散,也没有伤害,在以后的十八次爆炸中,无人员死亡……与以往的嗜血不一样,这次他只是想得到一样东西。
    这是轰焦冻思考的最后结论。
    他自然地拿出兜里面的东西,像是戏耍一样抛起来,看着它折射耀眼的白光。
    “阴阳脸,你给老子好好观察。”爆豪狂躁的声音从耳机传来,“哦。”轰焦冻面无表情地减少了音量,漫步在大街上。
    “你确定这个可以吸引他?”轰焦冻握住宝石,日常质疑爆豪胜己。
    爆豪在事务所快要被气死,没好气地看着屏幕上移动的点,“老子了解他。”语毕又停顿了一下,“大概吧。”
    轰焦冻还想说什么,突然身体一僵,背后一阵恶寒,他一下子把宝石塞进口袋,往上扯扯口罩,掩住一丝不明显笑意,兜进一个巷子里,快步疾行。

    大鱼上钩了。

    兜进一个死角,轰焦冻躲在一堆箱子的后面,小心翼翼地盯着巷口,可是过了很久,什么都没有,连那种被监视的恶寒感也消失了。
    走了吗?识破了?他迈开步子想走出巷子,肩膀猝不及防被人轻轻拍了一下,转头就对上了那双眼睛。
    “找到你了。”像是对死刑犯的最后通牒,那双眼睛的主人轻轻笑出声,白暂的手撩拨着轰焦冻额前白红混合的一缕头发。绿谷出久像一个发光体,在白天却依旧灰暗的小巷里发出光芒,不像恶鬼索命,倒如神明降临。
    “英雄焦冻,把‘眼泪’交出来吧。”轰焦冻的脸色越来越阴沉,他的右手散发着白色的寒气,绿谷眯眯眼睛,手移动到他的肩膀,将轰焦冻按在地上,居高临下地看着他,一字一句地重复,“我说,交出来。”
    他穿着漆黑的国中女生制服,假发扎成一个辫子,如果不是眼神过于凌厉无神,的确就是一个女学生的样子。
    “故意将宝石调包,然后引蛇出洞,你们的计划也想的挺美。”他不屑地看着轰焦冻,拍了拍对方的脸。
    “不管美不美,有用就行。”地上的青年沙哑着声音,一直盯着绿谷毫无杂质的透彻眸子,他惊恐地发现自己对于绿谷出久的力量根本反抗不了,本能让他的个性迅速发动,迅速缠上了绿谷的小腿。“你也上钩了,不是吗。”
    绿谷没有看自己的腿,仿佛这腿根本就是不存在的,他罕见地沉默着,弯腰摘下了轰焦冻的一只耳机,对着那边骂骂咧咧的噪音温柔发声。

    “小胜,”
    “是我。”

    对面没有声音。这三个人之间好像形成了看不见的屏障,阻挡了所有外界信息,连墙角那只快饿死的猫儿的奶叫都变得虚幻。
    绿谷出久微微一笑,手抚上轰焦冻的另一只耳朵,轻轻拿下了耳机,拔掉数据线,丢在一边。脚上凝固的冰,一点点地破裂,“你的冰,对我没有作用。”
    他抖抖冰渣,一个斜踢朝轰焦冻脑门过去,“火,你不会想使用。”轰焦冻一瞬间居然没有反应过来,硬生生被冷风糊了一脸,迟迟没有被踢到,他的鬓角滴下细小的冷汗,感受到那双球鞋挨着自己的耳朵。
    “我不会踢下去。”绿谷出久的声音像魅魔一样勾着他的七魂六魄,他的鞋磨过轰焦冻敏感的耳朵,踩在背后的墙面,裙下春光一览无余,“我从来不会对提线木偶产生征服欲。”
    轰焦冻突然直直地与绿谷出久对视,杀意顿时释放出来,狼狈而狰狞,“闭嘴。”他右手一摁,地上就有了一层厚霜,迅速爬向绿谷出久,“我不是提线木偶。”
    “我不会听命于那个混蛋老爹!”
    绿谷出久收回脚,一步步踏碎霜雪,“我说的,是你听命于另一个你。”他一下子握住轰焦冻的左手腕,将两人额头抵在一起,深邃的视线跟轰焦冻的目光进行激烈的碰撞,“你厌恶自己的火,那你有没有想过,这是让你变强大的工具!”
    “这火,不也是你自己的力量吗?”他看着轰焦冻,细细摩擦着他的手掌,感受到一丝丝的滚烫,“尝试接受它吧,你不是讨厌你的父亲吗?”

    “那就用属于你自己的力量,去打败他。”

    轰焦冻明明想挣脱,眼皮却不由得越来越沉,思路也变的混乱,地上的霜也停止了蔓延。

    那也是……我的力量……?

    “阴阳脸,你醒醒。”许久没有出声的爆豪胜己幽幽开口,“这个废物在催眠你。”
    绿谷出久跨坐在神志不清的轰焦冻的大腿上,手顺着他的腹肌仔仔细细地向下抚摸,还带着警惕看着瞳孔没有聚焦的轰焦冻,从米色的大衣口袋里掏出手机与‘欧尔迈特的眼泪’,轻轻放在发白的唇边,先笑了几声,然后手指划过轰焦冻过分完美的脸部弧线,“小胜,我不用等下辈子投胎……”
   “也可以成为英.雄.啊!”

    疯子……

    “废久……你疯了……”爆豪胜己在事务所看着红色的定位点,“你这算什么英雄?!”
    他没有听见对方的回话,手机却传来一声收到信消息震动,轰焦冻的手机似乎摔在了地上,对面一阵刺耳的噪音后就失去了联系。
    “妈的!”他像一只暴怒的狮子,手指因为过分颤抖输错了几次密码,最终进入了与轰焦冻的聊天页面。

    『那你又算什么?爆心地先生?』
    随后是一个与事务所屏幕上显示点一样的定位。
    『来接接这位小帅哥,英.雄』

【all出】枷锁(1)

.全程轰→出←胜,心出有,玩弄感情有
.渣,黑,女装久预警
.BE警告!!!
.ooc太严重了
.注意!!!没有吊哥,渡我,荼毘,敌联盟是出久建立的,心操在雄英的usj事件已经加入敌联盟(重点
.暂时没有轰出,不打tag

【第一章:我也不是什么恶人】

    碧绿的,没有一丝神采却耀眼的眼睛,透过飘扬的墨色发丝,轻飘飘地瞥了他一眼,溢满笑意又使人毛骨悚然。
    “再见。”他看见少年泛白的唇开开合合做了口型,然后勾起嘴角,露出最后的微笑,认命地闭上了眼睛。
    不得不说,坠落的直线真的很美。
    就在爆豪胜己发愣的这五秒,他漆黑笔挺的校服衣服就粘上了粘稠且令人作呕的猩红液体,再顺着衣服滴滴答答地打在地上。
    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救命啊!有人跳楼了!”“送医院!快!”“五楼跳下来的!肯定死了!”人群一片哗然。
    爆豪胜己的血色瞳孔骤然缩小,身体开始后知后觉地发抖,他第一次露出了惊恐的表情,紧紧捂着微张嘴巴,皱着眉头不受控制地向后退了两步,大脑空白,呕吐感几乎将他淹没。
    废久……死了……?
    今早自己在天台的嘲讽仿佛是魔咒,一次次环绕在他的耳边,“成为英雄?你在做什么白日梦?”“去雄英?你有什么资格跟我平起平坐?”“废物就是废物,就算从这里跳下去,也不会有任何用处。”

    “不如早点死,祈求下辈子可以有个性。”  

    现在,他死了,满意了吗。

    ……

    “爆豪胜己?”冰锥狠狠地蹭过脸颊,划出一道不大的口子,虽然疼,但是唤回了他的理智。
    又想别的了……
    “做任务的时候清醒一点。”声音与他的表情一样平静,轰焦冻整理了一下衣服,轻轻扫了扫根本不存在的灰尘。“你要知道这次不一样……”

    “对方是‘人偶’。”

    爆豪胜己皱了一下眉头,瞳孔不经意间缩小了,然后又开始恢复常态,“这种事情老子当然知道,你是女人吗,婆婆妈妈。”哪怕合作了整整三年,他们之间的关系依旧没有多好。
    对着镜子再次整理,轰焦冻的表情并没有任何变化,“你要明白,他是个恶魔,多提防总是没错。”
    轰焦冻不知哪里打听到这次在慕卡酒店举行的珠宝拍卖展会,会是“人偶”的一场屠杀盛宴,在展会开始的几个小时前到达了现场。
    “人偶”是这几年突然出名的祸害,无恶不作,死在他手里的光是职英就有百来人,还是以四分五裂的结局来收场。更诡异的是……人偶没有任何照片,连虚影都没有人拍到过。
    看着轰焦冻慢条斯理地整理着衣物,爆豪胜己的耐心渐渐消失,“麻烦,这些东西……”话音一转,爆豪闭上了嘴,沉默地看着突然进入卫生间的男人。
    心操人使打了个哈欠,揉了揉紫色的头发,重度睡眠不足产生的黑眼圈让他看起来抑郁极了,忽略了两个气场强大的男人,他洗了一下手。
    “心操人使?”轰焦冻眼皮跳了一下,倒是没有对这个多年未见的“老同学”有什么多余的表现,他打量着这个人毫无感情的眼睛,想读懂点什么。
    心操的眼球动了动,与他们一样没有什么老同学相见的喜悦,目光在镜子上移动,锁定了爆豪与轰的耳朵,“蓝牙?任务吗?”大概确认了心操没有使用个性,爆豪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,“你来干什么。”
    “人偶。”心操人使终于转身正眼看了爆豪,“明白了?”
    抢人吗?轰焦冻眼睛一眯,下一刻又恢复了原样。“所以是对手吗。”“也的确是这么说……”心操人使擦擦手,继续低头,“无所谓了。”
    什么意思?爆豪胜己还未多想,手表移动的滴答声就吸引了他的注意,“喂,阴阳脸,展会开始了。”
    啊,开始了吗。心操人使歪歪脑袋,又打了个哈欠。

    这次快点结束吧,
    绿谷。

    将手中的酒杯轻轻摇晃,看着杯内酒红的液体,美丽的小姐轻轻笑了一下,放下了杯子,开始捏着自己墨绿的长卷发,眼神飘渺,不断地来回扫视展厅里的人。
    她坐在这里的半个小时内,已经有不少人向她搭讪了。
    “心操君还没有回来吗……”那位小姐的眼睛亮亮的,却没有一丝生气,探头探脑的寻找使她像是寻找父母,也像确认父母不在家想溜出去玩的孩子。
    急躁间她又拿起酒杯,狠狠地灌了几口,相比方才根本就像徒有其表没有家教的农村女孩,她的举动并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,“啊啊啊啊啊啊怎么办超级想要‘欧尔迈特的眼泪’啊!”小声的抱怨恰巧被回来的心操听见了。
    “已经在准备了,很快就可以了,等等吧。”大手在假发上揉了几下,力度刚刚好,就是蹭得绿谷有些痒。“可是我真的迫不及待了!”绿谷出久伸出舌头舔了舔唇,难得露出年轻人该有的朝气,却显得情色且诱人,“心操君会帮我的对吧~”
    不容置疑。心操人使有些抑制不住亲吻的欲望了,最终亲了亲绿谷的鼻尖。
    “有点痒。”绿谷出久噗嗤一笑,看了看墙上的闹钟,“快了哦,我所期待的。”
    眼神再次蒙上阴影,绿谷出久一把扯过心操人使的领带,将热气喷洒在他的耳廓,“记得吗,敌联盟的规定。”

    “……”

    “绝对服从。”

    爆豪胜己知道绿谷很喜欢欧尔迈特,房间里都是他的手办,海报,连床上都是欧尔迈特的抱枕团子,会熬夜看完欧尔迈特的所有视频,可以说追星追出了一定的境界。
    这也是爆豪欺负他的方法来源之一。
    “小胜……那是我的手办……”绿谷出久颤颤巍巍地站着,腿在打抖,整个人因为一轮的拳打脚踢变得脆弱不堪,半似残废一样倚靠在墙上。他低着头,不敢撞上人来人往各种各样的视线。
    还是没有反抗的欲望吗?废物。爆豪胜己将欧尔迈特的手办高高举起,瞄了一眼发抖的人,像是看见了什么恶心的东西,露出厌恶而且不满的表情,“不就是一个手办,自己抢过来不就好了。”
    他着实憎恨绿谷出久这种唯唯诺诺,从小到大爆豪就讽刺他是个只会装乖的伪君子,只会一脸讨好的假笑。
    巧了,他也讨厌绿谷出久的尬笑。
    就像现在。
    “小胜,不开玩笑了……还给我可以吗……?”嘴角僵硬地扯起弧度,语气中迫窘的轻松让经过的路人以为他们在普通地戏耍,绿谷出久总是这样自以为是地帮他解围。
    爆豪胜己举起的手垂到绿谷出久的胸前,手指轻张,戏谑地看着手办摔成碎片,然后弯腰,对上对方绝望的视线,“搞什么啊。”

    “我在欺负你啊,废久。”

 
    他似乎看见了什么好笑的东西,开始哈哈大笑,眸中带着令人恶寒的感情扎着绿谷出久,将他自欺欺人的保护圈一点点敲成碎片,然后看着中间迫窘的他。
    爆豪胜己看着地上陆陆续续有着斑驳的水迹,踢了一脚无力的绿谷出久,鞋尖狠狠蹭过他泛着血珠的伤痕,“记住,你是摔跤了,废物。”
    绿谷出久一直低着头,突然开始低低地笑,然后微微捂住嘴,也像是听到笑话一样忍不住一样放肆大笑,像是藐视爆豪的夜郎自大。手指缝间微微带红,在脸上胡乱一抹,就是恶鬼的模样。

    “小胜。”

    他慢慢抬头,咧着嘴角,漆黑的眼睛注视着对方猩红的双眸,满意地发现了溢出来的恐惧,轻轻地舔了一下额头流下的血,指了指因坠落而血肉模糊的部分,微微歪头。

   “我是摔.跤.的.哦。”
   “嘻嘻。”

    ……

    感觉到什么人不小心蹭到了他,爆豪胜己一下子从迷离的梦境中清醒过来,猛然抬头就被墨色的裙纱糊了一脸,不太美妙的粗糙布料给他的脸磨了一下,霎时出现了粉红一片。
    裙子的主人停了停,将群纱握在手里,另一只手拿着扇子挡住微微张开的嘴,有些不好意思地小幅度弯腰,“抱歉。”
    爆豪胜己闻到了一股清淡的女士香水的味道,目光轻轻略过了对方的脸,看见了那位女士遮住半边脸的金面具。
    “请你不要在意,并且接受我的道歉,先生。”哪怕尖细的声音带着诚恳,爆豪胜己还是不太能接受这种命令式的话语。
    爆豪胜己又一次仔细看了看那张脸,面具实在是太大,上半部分只显露出两只碧蓝的眼睛。下半部分也因为对方的迫窘被扇子挡住了。

    “你……不是女人吧。”

    爆豪胜己眯眯眼睛,这句话的传播范围只在他们两个之内。“你的变声器,在你的扇子边缘,对吧?你还带了美瞳,不过你眼睛的本色更为明显,身边也没有什么人陪同,胸口也没有入口勋章,你……不是被邀请的人。”
    虽然说男扮女装和无票入门是很正常的,他大可不必去在意,但是他有预感,这个人似乎不对劲。
    他的眼睛,太漂亮,也太没有生气了。
    没有经历大风大浪的沧桑,没有对未来的憧憬,没有朝气活力,没有一丝一毫的感情,却可以一点不剩地将人吸进那深邃的眼睛,透彻地让人心动,却又阴暗地让人心寒。
    对方把扇子“啪”一声合拢,轻轻放在背后,低着头用胳膊肘有些暧昧地抵着着他的肩膀,有些发白的嘴唇张张合合,将气流灌进他的耳朵。

    “你想知道什么,爆心地?”

    清脆的男声拐来拐去地吐出来,像是诱惑,也像讽刺。爆豪胜己一向不喜欢别人碰他,想推开却发现对方的力气实在是大的吓人,只能原地不动,盯着那双总算带点感情色彩的眼睛,沉默许久。
    “让我猜猜,能让NO.1英雄出面保护的珠宝拍卖会,可不是‘维持纪律’那么普通的理由吧?还有更重要的原因吧?”‘女士’微微一笑,完成半月牙的眼睛满满都是戏谑,“比如……deku?”
    爆豪突然睁大眼睛,紧紧合并的唇开始微微张开,身体有些抑制不住地发抖。天知道这个词在他心里藏了多久,像刀片,每每想起都划得他遍体鳞伤。
    “闭嘴……”“啊,不对,是人偶吧?”那个人终于放开手,再次打开了扇子,掩住小嘴,“你觉得,两个人,你可以见到哪个?”他的嘴角上扬,舔了舔嘴唇,“爆豪胜己,你觉得呢?”
    “爆豪胜己?”
    爆豪握住拳头,低低道了一声“西内”,然后抬了头,“老子叫你……”

    “闭嘴啊!混蛋!”
    “boom!”
   

    展厅突然响起各位绅士小姐们的尖叫,巨大爆炸产生的气流热热的,将那人的墨绿色长发吹起来,眸子里终于是有生气的满足,开怀大笑。
    “真美啊!”
    “你……”爆豪胜己惊恐地转头,千言万语凝聚成一句“该死”,然后准备进入爆破现场救人。
    西装的衣摆突然被人抓住,一只白暂的手悄悄抚上他的腹肌,暖流又在刺激他的耳朵,“绿谷出久请你依旧多多指教。”他嬉笑一声,趁着爆豪胜己的停顿,进行了致命一击。

    “小胜。”

    他放开手,站在后方不知何时出现的黑洞边缘,对爆豪胜己露出一个微笑。
    “这次的我,是绿谷出久。”
    “是那个,还有点良心的废物。”
    “放心,没有死人。”
    “我只是想要那个宝石。”
     他深吸一口气,似乎踌躇了一下,展开双臂坠入黑洞,缓慢开口。
    “毕竟我也不是什么恶人。”
    当做装饰的黑色头纱随着风漂浮,金色的面具被扯掉了,凝望着站在一旁发愣的咔酱,轻笑。又一声爆炸,黑洞消失,空气中弥留的女士香水和身上残留的温度告诉他这并不是梦境。
    谁允许你私自消失的?废久!
    爆豪胜己恶狠狠地盯着黑洞消失的地方,最终咬着牙后退几步,冲进了身后的火海。
    给老子等着吧!让我等了这么多年的混蛋!

————
碎碎念:第一个连载的同人!希望大家多多指教!